特大国有车企,应该为自主品牌集体冲击高端叫一声好

近来,因为一汽的红旗H7被公务车采购,因为东风的猛士立言要增高端民用版,因为上汽的荣威打造最长公务车产品线,一个被媒体冠之以"大集团集体冲击公务车"的新判断被广泛传播。

外交部长坐红旗,是最近一段时间汽车行业及社会上的热门话题。舆论阵营里呈现出“叫好”与“担忧”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对处处珍惜自主又处处挑剔自主的人来说,喧哗扰攘的北京车展上,最明显的变化也许不是来自跨国公司,而是来自中国自主汽车企业,尤其是特大型国有汽车企业。一汽发布红旗品牌战略;东风发布风神A1计划;北汽第一款中高级车全球首发;上汽、长安、广汽等也有最新产品亮相……高牙大纛之声势,高顾远视之理想,让人印象深刻。

在公众看来,这个"集体冲击公务车"的新闻冲击力,与其说是它们所指向的细分市场有足够的特殊性,不如说是它们作为自主企业冲向高端的"集体性"和"坚决性"有足够的特殊性。

叫好的,当然是因为领导干部支持民族汽车工业终于从口号变成了现实。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就这样评价:政府采购国产车,终于从“说”落实到了“做”,这对所有国产车推广自己的高端品牌都有利好的指向作用。的确,从笔者与多家自主车企交流的结果看,他们并没有因为政府采购的是一汽的轿车而产生“酸葡萄”心理。一家自主汽车集团的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不管外交部长坐的是哪家的车,只要是自主品牌的,就应该鼓掌。”他们把这看作是整个中国自主品牌的集体荣誉。

在许多人看来,这种以中高端全新产品为实体、以特大型国企为主体的亮相,与其说是个体的产品展,不如说是集体的自主秀;与其说是向市场带来新鲜血液、传递竞争宣言,倒不如说,这些事件以其裹挟的较大能量,震撼着人们心中或隐或现的“特大型国有汽车企业搞自主不行”的认知块垒。笔者以为,集体自主秀的吸引力,至少来自以下三个层面。

这后一种的特殊性,之所以超越了新闻事件的兴奋点而动员起更高的关注力,无疑基于这样的事实:我国汽车企业特别是特大型企业,其自主品牌长期以来就有发展滞后的诟病,尤其是在高端车型方面,更是令人羞涩。所以,在前些年一汽、东风、上汽、长安、北汽等特大型国企集体,零零星星地推出高端或发誓要做高端的时候,总不免让人叹息它们"有不死的心却屡败屡战"的现实之间的落差。有网友甚至引用国外二战老兵的那句话来表达自己心中那种对自主品牌同样不死的忧怀:"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

据说,一汽轿车在北京的库房里已备齐上千辆红旗H7轿车,各部委高官今后将逐步换上红旗H7轿车作为公务用车。也就是说,汽车业界和社会普遍关注的领导干部将逐步更换自主品牌轿车的愿望,在逐渐变成现实。新一届政府提倡的节俭之风,在数十年备受争议的公务车改革上已经开始实践。这不仅对中国汽车工业而言是件大好事,对于整个社会的和谐也大有裨益。

一是,它意味着,特大型国有汽车企业完成了业务支撑的战略转移——由单纯的合资依赖向合资与自主兼顾。对中国特大型国有汽车企业来说,技术依赖式合资,还好不是自主的终结,而是特殊的道路抉择。这既是它们与国外跨国公司的不同之处,也是与国内后起之秀的相异之点。现在看来,早期大面积合资的成功与否,决定了后期全系列自主的起点高低。目前可以说,国内几个特大型国有汽车企业,都已完成了从单纯依赖合资向兼顾培育自主品牌转型的过程。

无须置喙,在中国汽车工业走过六十周年的时间窗口,国内几乎所有的最有实力的汽车大型集团,都高调地以公务车为突破口来推出高端产品,这种由市场竞争催生出来的"集体性"和"坚决性",远比指令计划性更为可信和可爱,故而最难能可贵。这份内生的冲劲来得不算早,但总算,自主品牌的高端之旅,集体性地自发而自觉。从本质上讲,它所激发出来的,正是真实的市场精神。

“叫好”之余,也有一些人对此表示了担心,这种担心主要是针对红旗轿车本身。有人认为,红旗不要只盯着公务车这块市场,私人市场才是红旗真正实现复兴的活力源泉。一些人则担心,红旗H7现在大肆宣传的高端、豪华,恰好与政府提倡的节俭之风背道而驰,一旦在公务车领域打不好舆论基础,“以公务车市场带动私家车市场”的战略也会功亏一篑。

二是,它意味着,特大型国有汽车企业完成了自主动力的根本切换——从外部催逼到内部生发。改革开放后到本世纪初,特大型企业搞“进口替代”本身就是功德一件,“自主”的日子是零散而自在的。加入WTO后,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汽车业新兴自主力量的崛起,给这些特大型国有汽车企业施加了无形压力,自主在外压中被动行进。应该说,直到现在,自主外压强大、内力阙如的格局得到根本扭转。

无论什么市场,只要是市场,作为市场主体内生的自发而自觉的精神,从来都能够让人在一种竞争的艰辛中看到生存发展的自我体认意义,在竞争的残酷中看到自主品牌的社会交换价值。所以,尽管我们目前还不到弹冠相庆之时,却值得在上述大型汽车企业集体走向高端之时高声叫好。

目前一汽在北京、上海、广州、长春等9座核心城市都建设了相当高端的“红馆”。北京首家开业的红旗城市展馆位于顶级奢侈品云集的金宝街,与劳斯莱斯、阿斯顿·马丁等豪华品牌为邻。一汽希望通过产品、销售和服务各个环节,向消费者传递红旗高端、豪华的品牌定位。在寸土寸金的地方,光租金一项就是一笔不菲的投入。而笔者在金宝街的“红馆”看到,偌大的展厅人流稀少,真正想买红旗H7的更是少之又少。怎样撬动私人消费,是决定红旗能否生存的关键。

三是,它意味着,特大型国有汽车企业完成了自主持续发展的制度体系铺垫——从点式发展到面式乃至立体式发展。有体系才有实力。特大型国有企业的自主发展,正向着高端大型产品集体行进、向着新能源汽车集体行进、向着掌握核心部件系统集体行进。这些行进步履的背后,是各企业宣称的研发体系、制造体系、配套体系、营销体系的全力支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